这回他长了记性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15:48

   第二天一早,赵强就差人通知张晓东加快行程直接赶到兖洲登船,他还留下一个侍卫,吩咐他留在兖洲,暗中打探隔壁房间那个年轻书生的动向,然后带着其他人直奔码头。苏州派来的几支官船已经在码头上等候,一行人上了船,赵强和田精明进了船舱,他口述,田精明执笔,将在兖洲府看到的情况给崇祯皇帝写奏折,这回他长了记性,按照张晓东教给他的写折子的方略:别太真,也别太假,他详细将自己如何微服潜入兖洲,如何化妆勘察粥棚等情况汇报了,自然是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不说,四面光溜儿水滑,让人抓不到把柄,而隔壁那个青年人要惑众闹事的事情,赵强连提都没提,免得崇祯找自己的麻烦。田精明一边写,一边暗中叹服:这个赵大人果然伶俐,这么快就学会糊弄皇上了。张晓东接到赵强的指令,带着队伍加快步伐,当天下午就到了兖洲。兖洲地方官员照例到边界迎接钦差,但张晓东对外宣称钦差大人身体不适,不接见地方官员,而且皇上有旨,要加快行程,所以钦差不在兖洲停留,要直接登船启程。一干地方官员只好护送着队伍到了码头,眼巴巴的看着一大帮人上了船,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是钦差大人,不过该送的拜帖和程仪倒是一份不拉的交到张晓东,托他转交给钦差大人。下午四时左右,官舰拔锚启程,顺着运河向南一路下去。没有了地方官员的叨扰,赵强和张晓东、田精明三人都塌实下来。当天晚上,三个人在主舰的客舱里饮酒聊天,赵强将在兖洲微服私访的情况同张晓东讲了,又将写好的奏章拿给张晓东看,张晓东见赵强悟性奇高,进步神速,也是赞不绝口。赵强琢磨着在兖洲看到的情况,不由得担心的问道:“张兄,老田,你们说这城里头聚集了这么多灾民,会不会起反呀?”田精明说道:“估计着不至于,现在兖洲府在舍粥赈济,这老百姓但凡有一口吃食,一般不会起反,谁也不愿背上盗匪的名声。”张晓东也说道:“起码眼下不会,就算官府不救济,这田间地头的还能找到些吃食,有些人家还有些存粮,讨饭也能讨到一些,这些饥民还有些活路,就反不起来。最可怕的是冬天,是真正青黄不接的时候,到了那时侯,鸟兽绝迹,草树枯黄,再加上天寒地冻,连饿再冻的就很容易死人,那就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,如果那时候朝廷不开仓赈济,起反是肯定的,因为等着也是死,反了最多是个死,说不定还能有活路,只要有人挑头,大伙一起哄,就反起来了,轻的大伙齐心抢一些家里有粮的地主,严重的就能聚众冲击官府衙门,抢官府的粮仓,那可就不容易收拾了。”赵强在心里分析了一下兖洲的情况,觉得有点悬,官府的仓库里没有粮食,又有几个暗中串联准备挑头的,看来八成得起反。他接着问道:“皇上这次命我押运的这批粮食估摸着就是用来赈灾吧?”“不是。”田精明卜楞着脑袋答道:“这批粮食是要运到甘陕前线去,交给洪经略的。洪经略带着几十万兵马在那里同李自成作战,听说前些日子在潼关将李自成杀得大败,李自成队伍散了,逃到了商洛山中,洪经略现正组织大军围剿商洛山呢。”赵强知道田精明说的洪经略是指的甘陕总督西北剿匪总指挥洪承畴,他疑惑的问道:“西北打仗,干吗大老远的从南方运军粮呀,北方那几个省就没有粮食啦?”“嗨,北方几省今年普遍遭旱灾,很多地方都绝收,哪有粮食供应前线呀,各地官府的粮仓虽然有些存粮,但是得用来赈灾和准备明年的春播,再说,各地粮库的粮食只是帐面儿上的,是不是真有还难说呢。”田精明说道。“哦?这话怎么讲呀?”赵强问道。田精明看了一眼张晓东,见他并不介意,笑着说道:“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。地方官员将仓里的粮食偷偷卖了,卖粮得到的银子自然是进了自己的腰包,等到夏收的时候,农民来缴税银和粮食,在秤上稍微动点手脚,多收些粮食玩似的,就把私吞的那点亏空补回来了。可今年呢,粮食绝收,没几个老百姓交粮食了,这亏空自然就补不上了。”田精明熟牍老吏,对这里面的弊处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“那今年他们恐怕就要露馅了吧?”赵强问道。张晓东卜楞着胖脑袋笑着说道:“漏不了馅,他们肯定能找到法子,比方说皇上下旨要赈济灾民,好了,明明只用了十担粮食,他报个200担,谁去查呀, 网投平台官方网站就是派人监督, 澳门网投网址大全大不了贿赂一下, 澳门最新线上赌博游戏大全也就睁一只眼, 澳门永利网址大全闭一只眼了,同朝为官,谁真的较真去呀。”赵强苦笑一下,心道:这倒是,我这儿微服半天,不也不敢和皇上说实话吗,看来皇上真是个冤大头。他冲张晓东笑道:“老兄,你说的这么清楚明白,是不是也经常这么干呀?”张晓东警惕的看了一眼赵强,心道:“这个小子可是皇帝身边的人,别这会儿套我的话,回头到皇帝面前说上我几句,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他赶忙撇清的说道:“这些事情我也是听说,你老弟还不清楚吗,我一向是遵照皇上的训导行事,奉公守法,不敢有负圣恩。”赵强听到张晓东和自己打起了官腔,知道他是忌惮自己是皇帝身边的人,起了疑惧之心,遂笑着说道:“张兄、老田,你们也太小心了吧,这儿就咱仨人,咱们弟兄之间说话不用顾忌什么,你们放心,咱们之间说的话,传不出去。我就是想和你们多学点东西,这些招儿,说不定我将来还能用上呢。这一路下来,我与你们二位可以说是一见如故,就当是自己的兄长一般看待,没有丝毫的芥蒂,可是什么事情都没背着你们。”张晓东听赵强说的诚恳,也觉得赵强是个信人,一路之上不管是收礼受贿,还是给皇上写奏折,确实没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可见没有把自己当外人,他有点尴尬的笑道:“老弟你说的不错,是哥哥我多心了,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见识,将来的前程必是不可限量呀,这是哥哥的心里话,可不是要奉承你。”他喝口酒,放下酒杯,站起身接着说道:“我不是有意想要欺瞒二位,为官多年我从来不靠诉讼官司和贪污库粮这类事情来贪墨,想我张家几代为商,家传祖训就是‘诚信无欺’!所以不欺君上、不欺乡里、不欺贫弱是张某一贯遵循的原则。”张晓东绕着船舱缓缓踱步,侃侃而谈:“不为贪钱,那我花钱买官做,为什么?为了自保!你们可能不知道,现在私人经商有多难,各地府衙关口正常收税不说,官绅、地痞、营兵、衙役随便哪个都可以到你这里来捞一把,官府再三天两头的派捐索酬,企业动态名义上叫‘乐输’,实际上是硬性的摊派,哪个敢不给,找个借口就能封了你的铺子!我们祖上就吃过这个亏,所以张家每一代人里都要选出一个人来,大伙出钱给他买个官做,家里有个人做官,没人捣乱,生意自然就好做了。”赵强听着,心下思量:自己沿途收的这些个好处,估计就是地方官府摊派“乐输”来的,不禁感觉有些脸红。“当官的好处自然还不只是这些。你们知道,我在市舶司衙门就有权对外进行贸易,这里面的好处就多了。从国外运回来的那些香料、粮食、药材、水果用官价卖给当地的商号,中间就是几倍的利,这些生意上赚的钱,随便刮嗤一点儿就比一个知府的出息大多了,我又何必冒着杀头的风险去贪那几个小钱儿呢。朝廷每年派给苏州府的粮饷是各洲府里面最多的,但苏州从来没有拖欠过,靠什么呀,是靠着我在市舶司任上长袖善舞,倒腾出来的钱粮,这次苏州的士绅联名保荐我做苏州知府,不为别的,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不贪墨,会经营,能给苏州地面上谋福利。”一席话说得赵强和田精明心悦诚服,田精明端着酒杯来说道:“张大人真是旷达之人,这经营上的算计令在下佩服。来,在下敬你一杯。”赵强也端起酒杯,三人都是一饮而尽。田精明常年在户部当差,深通经济之道,他虽是举人出身,但由于不会投机钻营,一直得不到升迁的机会,年近50才当上户部的一个堂官,张晓东一番话搔到了他的痒处,由于喝了酒,田精明的脸现出一抹驼红,他忍不住也站起身说道:“张大人谈到经营之道,不才也想说道说道。在下一直负责统计全国各省府县的粮饷的情况,可以说从先皇那时侯开始,我朝的粮饷就没有充裕过,我先前也搞不明白,想我大明天朝,地大物博,怎么会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呢?而且朝廷先后几次追加田税,为什么府库的存粮却越来越少呢?我就挨个府县的分析统计上来的数字,这才发现,地还是那么多,但种地的人越来越少,吃官粮的人越来越多!按照如今朝廷的税赋,北方产量低一些的土地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出息,农民忙活一年的那点收成还不够缴税的,所以只好把地荒了,农民不种地,就成了流民,有的就成了匪盗,成了流寇,匪寇多了,朝廷为了剿匪就得增兵加饷,这流民中的一部分就成了官军,成了吃官粮的,这一增一减,朝廷粮饷不济,就只好再加税,这样又会有很多地被撂荒,又会产生更多的流民,恶性循环下去,迟早有一天就连江南这块富庶之地恐怕都难以承受得起呀,到了那时侯,恐怕就有不忍言之事发生了。”田精明一边说,一边愁苦的摇着头。赵强担心的说道:“那我们这次到江南去筹粮,会不会有困难呀?”张晓东笑着说道:“苏杭一带向来是渔米之乡,也是朝廷税赋的根基,本来今年的税赋已经缴完了,这次是临时追加的。不过老弟你且放宽心,哥哥我心里有数。今年北方旱情一出,我就估计到内地的粮食会吃紧,所以提前从外面采买了一批粮食,有些存货,各地官府也有一些存粮,所以这次还能应付过去。”“你说的是从外国进口粮食?”赵强问。“对呀,如今国家实行海禁政策,不允许民间的对外贸易,但是市舶司衙门有权同交好的外国进行贸易,我们的丝绸、瓷器、工艺品在东南的吕宋、疏球可以卖出很好的价钱,而那里的粮食富裕,价格也贱,我们一船的货物可以换回好几船的粮食。”张晓东不无得意的说道。赵强本不是个关心国事之人,但自从成了崇祯皇帝的近侍以后,每天陪着皇帝见人办事,耳濡目染的受了影响,但也只是听听而已,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,如今听到张、田二人直疏胸臆,接连的发表宏论,感到受益扉浅,如饮甘饴一般,心道:“这俩人都不是等闲之辈,比我们教政经的那老太太可强多了!这么看来,这大明朝肯定是要完,这崇祯皇帝八成还得上吊,老子得想法子自保才是,不然早晚得叫李自成他们给喀嚓喽。”他也忍不住站起身来,蝈的一声喝了一杯酒,伸出大拇指说道:“说的好,透彻!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能和你们丫的认识,我真他妈高兴,来、来,咱们喝酒。”赵强没怎么喝过酒,今天几人谈的高兴,多喝了两杯,不知不觉的已经醉了,竟忘了自己的身份,把北京小混混的那副腔调拿了出来。张晓东、田精明见赵强口出秽言,虽没搞懂他说的什么意思,却也看出赵强已经喝多了,也不介意,赶紧吩咐人将赵强扶回卧仓去歇息。赵强躺在床上,感觉头晕,加上船轻微的摇晃如摇篮一般,很快就睡过去了。迷迷糊糊之间,赵强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天安门的城楼子上,下面广场上万民欢呼,他冲下挥手叫道:“同志们好,同志们吃了吗!”话音未落,只见下面的那些人一下子全变成了衣衫褴褛的饥民,齐声答道:“没吃呐!”,接着竟一起向他冲过来,领头的正是那个拿着扇子的书生,他吓的慌忙往皇宫里面跑,迎面正碰上崇祯皇帝,正在用绳子往自己的脖子上套,他转身向后宫跑,一下子扎进了钟粹宫,钟粹宫里一个值班的都没有,他慌忙跑到里间,窜到床上躲避,刚进了帐子,只见丽妃娘娘正蜷卧在床上,见他进来,一把把他拥进怀里,两人在床上翻滚,正在播云弄雨之间,帐子忽然被撩开了,张无用竟一下子出现在床前,嘿嘿的怪笑着,赵强吓的一个激灵,猛的睁开眼睛,原来竟是南柯一梦。赵强躺在那里心神不定的回想着梦中的情形,不知道这个梦预示着什么,忽然觉得跨下有点不对劲,用手一摸,黏糊糊的,原来是在梦里泄了。赵强赶紧扯过床头的毛巾在被子里面偷偷擦拭干净,换了衣服,想到这个事情可不能马虎,自己身份毕竟还是个太监呢。他将毛巾揣在袖子里,踱到船舱外面,两名在门口值班的侍卫赶紧躬身施礼,赵强冲他们点了一下头,假装散步似的走到后甲板上。天刚蒙蒙亮,太阳还没有出来,船在运河上缓慢而稳稳的行进着,运河两岸的柳树也缓缓的向后倒去。赵强假意伏在船舷的护栏上观看四周的景色,顺手将袖子里的那块毛巾丢进了水里。

  5月11日,据韩媒报道,东方神起和SuperJunior将分别于5月24日和31日下午2时通过naver V LIVE《Beyond LIVE》直播线上演唱会,再次证明两队在全球人气飙升的地位。

原标题:LOL:LNG战队转会官宣,ADC选手Asura离队成自由人

,,og视讯游戏官网


Powered by 澳门新濠天地电玩网站开户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